时光在岜沙倒流(图)

日期:2004.11.12 点击数:36

【类型】报纸

【地址】地址1

【版次】第C3版

【入库时间】2015.05.25

【全文挂接】

【全文】

热情的村长带着我们走进寨子深处,我们觉得不仅仅是时空在转移,时光也仿佛在倒流……

敬告:本文版权归中山网所有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,必须保留网站名称、网址、作者等信息,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,我社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。 Http://www.zsnews.cn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薄雾中的岜沙寨。

车在崎岖坎坷的山路中行驶了1000公里后,我们进入了贵州东南部,沿途峰峦叠翠,景色迷人,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路上不时走过几个穿着民族服饰的村民,我们兴奋不已。山越来越高,参天的树林绕着一缕缕如烟的雾气,我们的车就象腾云驾雾一般……走到森林深处,只见一座牛头牌坊立在路中,牌坊的两侧分别扛着一支火枪及一把腰刀,牛头的鼻子下连着两个字―――岜沙。“枫树”为母“禾树”为父刚刚踏入岜沙寨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阵“咚咚咚……”如同打鼓的声音,久久地回荡在山谷之中,清脆悦耳。经过村民指引,我们来到了村长家里,村长是一位50多岁,身材魁梧,样子威武的中年汉子,他正赤裸上身挥动利斧在修建房屋,见了我们几个不速之客,立即走进屋里穿上他们的服饰:一身黑得发亮的青布衣,直脚大筒裤,赤着足,头部四周头发短平,顶部正中束着发髻,腰系佩刀,就象古代的武士!我们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时光隧道,回到了古代……

村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,娓娓地介绍着他们的寨子。他们自诩是蚩龙第三子的后裔,直至今天还保留着1000年前的原始习俗,是一个以树为神的苗族原始部落。他们崇拜树神,生前植树,死后树葬,爱惜树林就如爱惜自己生命,他们种的树以枫树、禾树居多。据村长说,他们的祖先来到这里时,枫树、禾树已遍布山头,而且都是并排生长,连理共存。他们认枫树为母亲,禾树为父亲,能一生庇佑他们。山谷中到处所见的枫树、禾树高大挺拔,直插云霄,整个寨子就在树林的掩映之下。村长是他们部落最受尊敬的人,是岜沙寨村长兼支书。年轻时在北京和河南当过兵,所以他讲的普通话我们能听懂,但这寨子里会说普通话的人很少,许多妇女甚至从未上过学。他们有自己的“苗语”,我们想跟寨子里的村民交谈,唯有叫村长当翻译。以前由于交通的闭塞,许多村民还没有走出过大山,就算到了21世纪的今天,他们生活依然贫苦,只维持着最基本的生活水平。

由于生活物资短缺,村民自制工具,自给自足。几年前,寨子里建成了一所希望小学,但来读书的小孩还很少,他们许多还是交不起书本费,只好辍学在家。原始风情水墨画热情的村长带着我们走进寨子深处,我们觉得不仅仅是时空在转移,时光也仿佛在倒流……

岜沙有五个寨子―――老寨、宰藏寨、宰戈新寨、大榕坡寨、王家寨,分布在大山各处。一座座吊脚楼木屋犹如一幅幅中国水墨画悬挂在山谷之中。我们穿行于画中,尽情感受着岜沙苗寨这份独特的原始:乌黑的陶瓦,棱角分明的屋檐,粗壮的木柱,屋后升起的缕缕炊烟,更增添了几分古韵,身穿民族服饰的苗人,神情各异的小孩,男人头上的发髻,肩上的火枪,腰间的佩刀,妇女们盘在头上头上的发式,绣着各种花纹图案的襟衫,齐膝的百折短裙,我们听不懂的苗语……

正当我们欣赏的时候,一阵阵击鼓般的旋律从身边响起,又在山谷深处回荡,我们马上循声前往。原来声音从民居一侧木屋传出,只见一苗家少女,身穿青布衫,领边、袖边和衫脚都绣上美丽地花纹,齐膝的百褶裙边也绣着五彩的波浪图案,非常耀眼。据村长说,从服饰中可以看出他们结婚与否,我们的司机抢着说:“这女孩肯定没结婚,看她十七、八岁的样子”,村长说:“她已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,你看她百褶裙上绣着一横纹白边就是结了婚的象征”。失望和尴尬写在司机脸上,我们顿时笑得前仰后翻。

这位年轻妈妈正在用木锤富有节奏地敲打着放在石台上的布料。她们自己纺纱,蜡染,晾晒,手缝,刺绣,做成一套苗服大约要3、4个月。蜡染是以山上的香蜡,加上鸡蛋清和山中的草本植物色素为原料,染出来的布料,色泽光亮,柔软舒适。姑娘们根据自己的喜爱在衣服上绣上花纹图案。他们的染料不仅不会污染环境,还可用作植物的肥料。

这时候,小路走过几个男子,我看着他们扎在头上的奇特发髻,再看村长头上一样的发式,正好奇着,村长似乎看出了我们的心思,指着自己的发髻说:“这叫‘户棍’,是他们部落的标记”。“户棍”折在头上代表树叶的生长,意为人养树,树保人。岜沙男子在十五岁生日后就表示成年了,要摆成年宴,由家中长辈给他们梳起“户棍”,腰佩短刀,肩扛火枪。这一传统已延续了千年。与世无争岜沙人岜沙寨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从不理会外界纷争,他们恪守着祖先开垦下来的梯田,梯田里都种上了糯米,糯米虽然产量不高,但他们从不放弃,一代一代地把糯谷的种子延续。岜沙男子崇拜勇士,认为只有吃糯米才能长得魁梧,剽悍,一顿要吃上两三碗糯米饭。糯米酒是大碗大碗地喝,只有这样,在大山之中干活才有干劲,才能征服大山。

在收获季节,他们将收割回来的糯稻一扎一扎地晾在禾晾上,一排排,一片片。这时的岜沙寨到处是金灿灿的墙,绚丽迷人。禾晾是岜沙寨的一大特色。虽然经历了数十年,甚至上百年风雨的洗礼也依然坚固。

我们穿过禾晾,走上寨子后面的山上,来到山腰一块在树林下的空地上,只见几条好几丈高的麻绳吊在一枝粗壮的树枝上,这就成了最原始的秋千了。我们试玩了一下,就像电影中的“人猿泰山”在树林中飘荡。村长介绍说,这秋千是岜沙姑娘在农历六月十二秋千节,荡着秋千,朝拜太阳,祈求意中人的出现,这也是一个她们谈情说爱的地方。以前只有女子才可荡秋千,而且是面向太阳。沿着小路到达山顶,山顶就像一个大自然的舞台,在树林之下有一块约200平方米的空地,这是岜沙苗人在节日里欢庆的地方。他们的节日中以芦笙节(农历十一月十九)最为隆重。节日里各寨子的人都穿上整齐的新苗服,姑娘们头戴银饰,男子身扛火枪,腰挂佩刀,汇集到这里。小伙子朝天鸣枪,吹奏芦笙,姑娘们载歌载舞,庆贺节日,十分热闹。他们把这里叫芦笙堂。

再经右侧小路走过去,就是一片茂盛的森林,刚刚进入也许会觉得有一丝阴森。因为村长说这是他们先人的祖墓―――树葬区。他们的祖先就埋在树下,每一棵树都是他们先人灵位,如人去世后,他们都会在埋下尸体的地方种上树,男的种禾树,女的种枫树。在清明时节就拜祭这棵树以悼念亲人,而这棵树就称为“拜神树”。

穿过了树葬区,走出小路,不知不觉已回到了村长家了,村长的两位儿媳已为我们准备了午饭。吃饭前村长在每人面前都倒满了一大碗糯米酒。干!村长举起了大碗酒,看着他们纯朴与热情,感受着这醇厚的米酒,也正如他们岜沙人―――清醇而朴实,这一碗酒是不能推却的,也许这是岜沙人又一习俗吧!

岜沙出行资讯

先到广西,沿322国道经兴安,在兴安投宿一晚,也顺便参观灵渠。第二天到灵川上桂林环城高速行往龙胜方向,再下321国道过三江,从三江到贵州再到江县。从江县到岜沙大约7公里,新柏油路,路况好,在岜沙最好住上一晚,体验古朴生活。条件好的村民可以接待来客,住宿费和餐费视情况而定,大概十来块钱。洗澡就不太方便,要走二十分钟山路到山坳间才有一口泉井。泉水甘甜可口,可直接饮用。在炎夏也很冰冻,洗澡小心着凉。去岜沙,最好能赶上节日,因为节日里气氛热闹,民族风情浓郁,有传统节日歌舞。节日:映山红节:农历三月初六秋千节:农历六月十二

芦笙节:农历十一月十九

苗年:农历十二月初一

新年:农历正月初一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岜沙男子十五岁后便在头上扎起“户棍”。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盛装打扮的岜沙女子。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发布日期:2004年11月12日作者:文/天窗 图片整理/黄晓忻 网站编辑:梁海萍

3 0
Rss订阅